學術堂首頁 |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| 論文題目 | 參考文獻 | 開題報告 | 論文格式 | 摘要提綱 | 論文致謝 | 論文查重 | 論文答辯 | 論文發表 | 期刊雜志 | 論文寫作 | 論文PPT
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:學術堂 > 文學論文 > 各體文學論文

《文心雕龍》和《文選》中的文學思想及審美

時間:2020-12-07 來源:遼寧工業大學學報(社會科學版), 本文字數:4180字
作者:孫穎 單位:遼寧師范大學文學院

  摘    要: 《文心雕龍》與《文選》是魏晉六朝乃至中國文學史上的璀璨明珠,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。兩部書都設有“哀”這一文體,但劉勰與蕭統對哀體文的認識和選文標準卻有很大不同。這背后也體現出二人文學思想和審美標準之差異。

  關鍵詞: 《文心雕龍》; 《文選》; 哀文;

  自漢末以來,戰亂頻仍,人們感受到了生命的無常和脆弱,于是生命意識空前高漲,“尚悲”也成為主流的審美。此時,出現了大量與之相關的文人創作,如《古詩十九首》中已經出現很多對于生命、死亡的思考和嗟嘆。與此同時,誄文、哀文、碑文等一系列與生命逝去有關的文體也相繼繁榮起來。

  

  哀體文分為哀辭和哀策,《文心雕龍》作者劉勰(?465—520)和《文選》作者蕭統(501—531)對二者的重視程度有很大不同。對于哀辭,劉勰在《文心雕龍·哀吊》中說:

  賦憲之謚,短折曰哀。哀者,依也。悲實依心,故曰哀也。以辭遣哀,蓋下流之悼,故不在黃發,必施夭昏。昔三良殉秦,百夫莫贖,事均夭枉,《黃鳥》賦哀,抑亦詩人之哀辭乎?暨漢武封禪,而霍嬗暴亡,帝傷而作詩,亦哀辭之類矣。降及后漢,汝陽主亡,崔瑗哀辭,始變前式……至于蘇順、張升,并述哀文,雖發其情華,而未極其心實。建安哀辭,惟偉長差善,《行女》一篇,時有惻怛。及潘岳繼作,實鍾其美。觀其慮贍辭變,情洞悲苦,敘事如傳,結言摹詩,促節四言,鮮有緩句;故能義直而文婉,體舊而趣新,《金鹿》《澤蘭》莫之或繼也。原夫哀辭大體……則雖麗不哀;必使情往會悲,文來引泣,乃其貴耳。
 

《文心雕龍》和《文選》中的文學思想及審美
 

  可以看出,在《哀吊》篇中,劉勰把哀辭作為一種獨立文體看待,這在本篇篇名中即有所體現,而且用了較大的篇幅介紹、評論了哀辭這一文體及其流變。而對于哀策,劉勰只在《祝盟》中稍加提及:

  又漢代山陵,哀策流文;周喪盛姬,內史執策。然則策本書贈,因哀而為文也。是以義同于誄,而文實告神,誄首而哀末,頌體而祝儀,太祝所讀,固祝之文者也。

  從著墨的多少可以直觀看出劉勰對二者的重視程度有很大差異,對于哀策,他只是從祀神的角度出發,把哀策附在了“祝”這一文體之后,認為哀策來源于周代祝文,“策本書贈”即用策來寫對死者的謚號,所以它與“讀誄定謚”的誄文功用是一樣的。

  在《文選》哀類中分上下兩部分分別收錄了潘岳《哀永逝文》、顏延之《宋文皇帝元皇后哀策文》和謝朓《齊敬皇后哀策文》,前者是哀辭,后二者則是哀策文。從所選比例來看,蕭統對哀策的重視程度要高于哀辭,這與劉勰重哀辭而輕哀策的看法正好相反。本文認為造成劉勰和蕭統看法不同的原因有三:一是時代原因。“漢景帝始增哀策”[1],哀策在魏晉時期尚處于形成、發展時期,體制也沒有定型,沒有固定程式,比較自由,而在六朝時期寫法逐漸規范,使用范圍逐漸縮小,慢慢變成了皇室成員專用的一種文體。哀辭創作,在晉以前數量較多,晉以后只有蕭綱的一篇《大同哀辭》,而哀策的創作一直比較繁榮(詳見表1)。二是劉勰《文心雕龍》意在糾正當時文風,故選文多為西晉以前所作,而蕭統《文選》選文較側重于西晉及西晉以后的作家作品。對哀辭哀策的側重不同符合劉勰與蕭統選文的一貫標準。三是二人身份有所不同,蕭統是梁的太子,是皇室成員,當然會更注重哀策這種在齊梁時期幾乎是皇家御用的文體。

  表1 晉代前后哀辭與哀策創作情況比較
表1 晉代前后哀辭與哀策創作情況比較

  二

  在《文心雕龍·哀吊》篇中劉勰先引《逸周書·謚法解》對“哀”的定義:“短折曰哀”,即未長大成人而夭折稱為哀。以此說明,哀辭的施用對象只能是夭折的孩童。而在后來所有哀辭創作中,只有潘岳的哀辭無論在情感、體制上都符合劉勰的審美,所以劉勰對他的評價極高,認為在哀辭創作領域無出其右,蕭統在《文選》中只選錄了一篇哀辭即《哀永逝文》,作者也正是潘岳,這說明劉勰與蕭統對潘岳這個作家的哀辭創作持有一致的贊賞態度,但從《文心雕龍》和《文選》分別選擇了潘岳不同的哀辭作品作為選文,可以看出二人對哀辭的看法不盡相同,劉勰沒有選擇潘岳更為人稱贊的《哀永逝文》一文,很可能是覺得這篇文章一是篇名中沒有“哀辭”字樣,不甚符合以篇名定體的規范,二是此文是寫給成人的,與劉勰認為哀辭“必施夭昏”的規定不合。在《哀吊》篇中,劉勰論及“哀辭”的流變時說:“降及后漢,汝陽主亡,崔瑗哀辭,始變前式。然‘履突鬼門’,怪而不辭,‘駕龍乘云’,仙而不哀;又卒章五言,頗似歌謠,亦仿佛乎漢武也。”劉勰對于崔瑗所創作的哀辭結尾用五言已經認為其“頗似歌謠”,何況于通篇皆用騷體的《哀永逝文》呢?劉勰贊賞潘岳創作“結言摹詩,促節四言,鮮有緩句,對照劉勰對崔瑗哀辭否定的評價“又卒章五言,頗似歌謠”,可見,劉勰認可四言哀辭,所以在劉勰的認知中,可以說《哀永逝文》并不算是一篇哀辭。劉勰主張“設文之體有常”,在《文心雕龍》中始終體現著一種“宗經”的思想,想要通過此書匡正當時“去圣久遠,文體解散,”的文風,為寫作創立一種正體范式,既然劉勰認為《哀永逝文》一文體制與哀辭的正體不合,那他不提及這篇文章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。而蕭統《文選》選文的標準是文章既要“麗而不浮,典而不野”,又需為“入耳之娛”“悅目之玩”,側重點并不在于文章的體制是否完全遵守規范、文體功能是否有所擴大、施用對象是否有所變化,所以即使潘岳的《哀永逝文》是用騷體寫成的,在蕭統看來,這篇“破體為文”的文章確實文采斐然,情真意切,符合《文選》的選文標準就可以錄入《文選》中。“破體”最早是指書法的多體兼容,在文學創作上,可以解釋為是“一種文學體裁借用他種文學體裁的結構要素進行創作”[2]。潘岳的文學創作包含了詩、賦、哀、誄、銘、箴等多種文體,這就為他能夠融合多種文體而自由創作提供了可能性,不應簡單地對其進行否定。

  由于《文選》中只選取了一篇哀辭,除了上文所分析的不同外,我們似乎無法推斷出更多信息。我們可以看一下與二人同處于魏晉南北朝時代的摯虞(?—311)對哀辭的看法。摯虞《文章流別論》中有“哀辭者,誄之流也。崔瑗、蘇順、馬融等為之率,以施于童殤夭折不以壽終者。建安中,文帝與臨淄侯各失稚子,命徐干、劉楨等為之哀辭。哀辭之體,以哀痛為主,緣以嘆息之辭。”[3]2687對比劉勰的《文心雕龍·哀吊》,我們可以發現,摯虞與劉勰在哀辭認知上也存在同與異。二者都認為哀辭是寫給夭折的孩童的,但摯虞認為哀辭的源頭是“誄”,劉勰則認為哀辭發源于《詩經·黃鳥》。摯虞只舉了徐干、劉楨的例子來印證哀辭是以“童殤夭折不以壽終者”為施用對象的。到了劉勰,已經看到了崔瑗“始變前式”,打破了哀辭的體制形式和施用范圍,但劉勰對此并不是很贊成。而到了蕭統,則進一步承認《哀永逝文》的哀辭體類,沒有因它的體制問題而棄之不選。從這里可以看出,隨著時代的發展,人們對文體的認識逐步成熟、加深,愈加完善。蕭統以發展的眼光來看待文體,有利于文體與文學的發展[4,5,6]。

  

  劉勰《文心雕龍·祝盟》說哀策“義同于誄,而文實告神,誄首而哀末”,摯虞《文章流別論》也有“今所□哀策者,古誄之義”[3]2687。劉勰與摯虞都認為哀策文在用意上與誄是相同的。劉勰在《文心雕龍·誄碑》中這樣解釋:“誄者,累也;累其德行,旌之不朽也……又賤不誄貴,幼不誄長……讀誄定謚,其節文大矣。”徐師曾在其《文體明辨序說》中論及哀策時有:“又按劉勰云:‘柳妻誄惠子,辭哀而韻長’,則今私誄之所由起。蓋古之誄本為定謚,而今之誄惟以寓哀,則不必問其謚之有無,而皆可為之。至于貴賤長幼之節,亦不復論矣。”[7]誄,就是累積的意思,誄文最初是用來累述逝者生前德行從而為其定立謚號的,在創作上也存在很多規定和限制。到了后來,柳下惠妻為柳下惠所作的誄文開啟了私誄的先河,到魏晉時期,潘岳的《楊仲武誄》、顏延之的《陶征士誄》都是典型的私誄,自從私誄出現后,誄的功用、作者身份、行文規定都已經發生改變,誄的功能大大降低,那么就需要一個能替代誄進行“累德定謚”的文體,于是哀策文承擔起了這一作用。

  哀策文是“哀”與“策”的結合體,哀策文主要應用于皇室成員,劉勰認為哀策源自周代的祝文,是用來上告神明的,在《文心雕龍·祝盟》中他認為,“凡群言發華,而降神務實,修辭立誠,在于無愧。祈禱之式,必誠以敬;祭奠之楷,宜恭且哀:此其大較也。”其他文章可以表現出華麗的文采,但作為請求神靈降臨的祝文必須要樸實虔誠,故而劉勰對這種文體看重的是真情實感,至誠樸素,不應該有過多華麗的詞藻。在《宋書》卷四十一《列傳》第一中有關于顏延之作《宋文皇帝元皇后哀策文》的記載:“(后)崩于顯陽殿,時年三十六。上甚相悼痛,詔前永嘉太守顏延之為哀策,文甚麗。”[8]可見,顏延之所作的這篇哀策文的最大特點就是“麗”,這與劉勰的觀念是非常不合的,而“麗而不浮”正是蕭統所看重的!赌淆R書》卷四十七《列傳》第二十八關于謝朓作《齊敬皇后哀策文》有“敬皇后遷祔山陵,朓撰哀策文,齊世莫有及者。”[9]826并說:“朓少好學,有美名,文章清麗。”[9]825謝朓雖僅存世三十六年,但作品數量十分豐富,蕭子顯單點出其《齊敬皇后哀策文》,并稱贊為“齊世莫有及者”,說明此篇哀策文確實寫得極好,選入《文選》是合情合理的。而且謝朓文章創作的風格“清麗”,十分符合蕭統“麗而不浮”的審美標準。蕭統作為皇室成員,認為敘德寫哀,應該辭采華美,鋪陳贊頌,顯示出皇家氣派,這就正與劉勰應該盡誠抒寫哀慟之情的觀點相反。

  綜上所述,《文心雕龍》與《文選》都設有哀體文,但劉勰和蕭統對哀文的認識卻有較大差異。劉勰重哀辭而輕哀策,蕭統則與之相反。對于哀辭,劉勰與蕭統都認為潘岳的哀辭是寫得最好的,但劉勰認為哀辭是施用于夭折孩童的,而且應以四言為正體,所以贊賞潘岳的《金鹿哀辭》《澤蘭哀辭》,而蕭統則對作品辭采更為看重,所以選取了潘岳以騷體寫成的《哀永逝文》一文。對于哀策,劉勰只在《文心雕龍·祝盟》中略有提及,而《文選》哀體類一共有三篇選文,哀策文占兩篇,可以看出蕭統對哀策文的重視。透過以上這些不同,我們也能看到劉勰與蕭統在文學思想、審美標準上都存有差異:劉勰注重文學理論,表現出對“文辭以體制為先”的辨體觀的堅持;蕭統注重文學創作,體現著對“破體為文”的包容與肯定。

  參考文獻

  [1] 趙翼.廿二史札記[M].北京:中國書店, 1987:258.
  [2]劉路,朱玲.關于破體為文[J].陜西師范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, 1998(2):118.
  [3] 李昉.太平御覽[M].北京:中華書局, 1960.
  [4]班固.漢書[M].北京:中華書局, 1999:2135.
  [5] 嚴可均.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[M].北京:商務印書館, 1999:168.
  [6]蕭統.文選[M].李善,注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337.
  [7]徐師曾.文體明辨序說[M].北京:人民文學出版社,1962:154.
  [8] 沈約.宋書[M].北京:中華書局, 1974:1284.
  [9]蕭子顯.南齊書[M].北京:中華書局, 1972.

  原文出處:孫穎.《文心雕龍》與《文選》“哀”體發微[J].遼寧工業大學學報(社會科學版),2020,22(06):77-79.
    相關內容推薦
相關標簽:
  •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
  •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
  •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
  •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  •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
  • 學術堂_誠信網站
不要钱的很黄很色软件,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免费,手机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,免费国产成版人视频app